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主宰盛世】(01)【作者:2804414863】
【主宰盛世】(01)【作者:2804414863】
字数:533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白貂)

         *********************************

  新坑,我只能说写这类的小说太难了,一次次的查资料,每个人的身份、称呼、衣饰、口音都得查。

  但这类的小说又很吸引人,古代的中国啊,其实我很想写个纯的历史,但自己水平太渣(笑),只能加一点仙侠的了,当然,只是一点点,主要的还是朝堂斗争和后宫争宠(战争当然是不会少的)。

  这个是个架空的朝代,背景借鉴了明朝,要是有大能发现了错误的话请随时指出来,毕竟我自己在有的事上也很模糊(笑)。


         *********************************

  天色阴沉,滚滚黑云压在上空,明明是正午却暗的像黄昏一样。

  崔广刚踏进门槛,珠子大的雨点就噼里啪啦的下了起来,身后的奴仆赶忙过来问到「国公爷,这雨下的忒大,要不给娘娘的屋子上盖个防水的皮衣吧」
  刚刚而立之年的崔广点了点头,「娘娘现在怀着龙胎,不要出现一点意外。」
  奴仆领命而去,崔广慢慢踱进里屋,屋子里两个可人的侍女行了个礼,崔广挥挥手,俩人退了出去。

  崔广看向坐在屋子中间撑着下巴看雨的宫装女子,女子不过十五六岁年纪,肚子却有着明显的隆起,但怀孕的身形也不能掩盖女子窈窕丰满的身材。

  女子转过头来看着崔广,修长的眉毛下面是一双美丽的丹凤眼,翘挺的小鼻子有些泛红,樱唇嘟着,不满的瞪着自己的哥哥。

  「臣崔广见过娘娘。」崔广恭敬的行礼,始终保持着臣子的礼节。

  「怎么,现在软起来了,刚才是谁强行让我进屋的」黄鹂般清脆的声音响起来,不满的质问着。

  「回娘娘,下雨天凉,现在娘娘怀着龙胎,最好是待在屋子里避雨」

  「真是的,一个个都这样……」女子嘟囔着,怀念起小时候和哥哥在雨里玩耍的情景,自从进宫后这些都没了,哥哥和父亲的态度也转变了许多。

  「唉……」女子叹了口气,她也知道原因,当今圣上虽是明君,把一个偌大的王朝治理的蒸蒸日上,但后宫里却很不安宁。

  现在圣上年老,前几天体弱多病的太子又差点被废,其他的皇子要不体弱要不庶出,要是自己生出来的是个龙子……

  想到这里,女子的眼神也不禁热烈起来,知道自己怀孕后她立刻就以省亲的名义回到崔家的庄子里,就是为了防止其他的人对自己死歹心。

  自家也十分重视,就连自己的哥哥都跟着自己防止发生不测,但天有不测风云。

  前几天东宫里被发现藏有兵甲,要不是太子跪在圣上面前一边咳血一边喊冤,皇后也求爷爷告奶奶的找人求情,这个太子能不能当还另说。

  只要是个男孩,只要是男孩,女子热切的看着自己的肚子,想像着自己以后的生活与权势。

  崔广看着自己妹妹低头热切的看着肚子,就知道她心里想着什么。他微微一笑,其实他们崔家想的也差不多,凭他能家的权势,只要这个男孩健康……
  崔广长出一口气,不去想那些事情,当下最重要的是保护好自己的妹妹,来之前父亲也嘱咐过了,谁出事都行,只要自己和妹妹没事,多大的代价都能付出。
  只是……崔广看着屋外磅礴的大雨皱着眉头,国本之争啊,那些妖魔鬼怪也忍不住了,要是圣上壮年时期谁感冒个头……

  「娘娘好好休息吧,其他事情就让臣来处理就行了。」崔广恭敬的说到,然后冲女子身边的高挑侍女点了点头,侍女回礼后崔广缓缓退出房间。

      ——————————————————————

  夜晚,外面的雨已经小了很多,雨点滴滴答答的落在青石上,崔婉婉就着蜡灯捧着一本玄怪异志无聊的翻着。

  「婉娘,我想吃东西…」崔婉婉一脸渴望的看着身边的侍女。

  婉娘自小就服侍着崔婉婉,对她的性子了如指掌,自然不会着了他的道。
  「娘娘还是睡吧,现在后厨也没什么热菜,吃了对身体不好,尤其您还怀着龙胎。」高挑的侍女走过来为女子揉了揉肩膀。

  听到龙胎二字,崔婉婉也正经起来,刚想起身去睡觉,门口响起了扣扣的敲门声。

  「什么人!」婉娘一双美目盯住了门口,上前一步把崔婉婉护到了身后。
  「那些太监和侍卫呢!」崔婉婉也是紧张的看着门口,玉手抓着婉娘的衣襟。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条缝,冷风灌进来,吹的烛火摇摇摆摆,屋子里也明暗不定。

  婉娘迷起眼睛,死死盯住门缝,一道白色的身影闪进来,呜呜的冲二人叫了几声。

  「是条白貂啊!」崔婉婉先是吓了一跳,等看清楚之后又起了兴趣,迈步就想去摸一摸。

  「娘娘稍等…」婉娘止住崔婉婉,冲着门外大喊「王公公!」

  「老臣在!」门外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声音能明显的听出来是由远及近,足显这位内臣的功力。

  「臣王国忠参见娘娘。」

  「你且进来。」

  「是。」

  老太监低着头走近屋门,一眼就看见了门口的白貂。

  「咦?」国字脸的老太监眼中精光一闪,右手呈鹰爪状,一下就把那只白貂抓在手里,拇指的指甲抵在白貂的喉咙上。

  这时候,老太监后面才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这是几个撑着伞的年轻小太监。

  王公公没去理那些姗姗来迟小太监,眼睛一直盯着手上的小生物,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

  「王公公,娘娘的意思是留下这貂做个玩物,你看……」婉娘走过来,为老太监撑了把伞。

  「使不得,使不得。」老太监一看婉娘亲自为自己撑了把伞连忙推辞。
  「哪里,这一路上多亏您尽心照顾,要不说不准会有什么事呢。」

  「只是分内之事罢了,婉姑娘不必如此。」

  二人推辞一番,其实随便的一个妃子侍女老太监也不用如此谦让,但谁让人家侍奉的娘娘姓崔呢,而且还怀着孕,圣上老来得子,不知道会有宠爱呢,如果要是个男孩……

  想到这里,老太监又弯了弯腰,想了想,慢悠悠的对婉娘说,「应该没问题,既然娘娘喜爱这貂,咱家也不阻拦,只是这貂儿正怀着孕,怕是性子有些暴躁啊,」
  婉娘皱了皱眉,「那怎么办?」

  老太监哈哈一笑,「其实婉姑娘不必担心,这母貂灵的很,咱家估计刚才是有东西追这貂,它不得已才跑到娘娘这里来求助。」

  老太监松开白貂,那貂刺溜一下就跑到婉娘肩上,乌溜溜的眼睛害怕的看着老太监。

  「那真是谢谢王公公了。」婉娘笑了笑,摸了摸貂儿光滑的皮毛。

  「不敢当,不敢当,要是没事,咱家这就不打扰娘娘休息了。」老太监拱了拱手,转身离开了院子。

  老太监刚离开院子,就有个小太监过来恭敬的说「干爹,国公大人请您去议事。」

  「嗯?」老太监看了小太监一眼。

  「国公爷刚刚徒手劈死了一只碧眼花斑豹,那畜生直奔娘娘的院子,国公爷想知道娘娘院子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东西啊……」老太监回头看了看崔婉婉住的院子,「那个白貂儿,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啊。」老太监心里想着,让小太监撑着伞,向崔广的院子走去了。
        ——————————————————

  「娘娘,王公公同意了」婉娘轻轻把门关上,那白貂看到崔婉婉,轻轻一跃跳到桌子上,抬着头看着面前的女子。

  「哦。」崔婉婉随意的回了一声,伸出玉手抚摸着貂儿的皮毛。

  白貂眯起眼睛,舒适的伸展着身体,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看来这貂儿很喜欢娘娘呢,」

  「当然。」崔婉婉用手指揉着白貂的肚子,白貂也转过身来,把柔软的肚子肚皮露出来。

  「对了,娘娘,这貂儿可也怀着孩子呢。」婉娘细心的提醒着。

  「是吗,它也是要当母亲的人了啊」崔婉婉像是找到了同类似的,手上也轻柔了许多。

  「娘娘,该入寝了。」婉娘看见崔婉婉打了个哈切,温柔的提醒到。

  「嗯,」崔婉婉一脸疲倦,但好像想到什么似的,立刻精神起来,「婉娘,今天就和我一起睡吧,就跟从前一样。」

  「跟从前一样吗……」婉娘俏脸一红。

  「嘻嘻,你知道的。」崔婉婉倒是很兴奋。

  婉娘红着脸给崔婉婉脱下衣服服侍她上了床,「快点,婉娘。」崔婉婉催促到。

  本来婉娘的小床是摆在外屋,崔婉婉的床摆在里屋,晚上睡觉也是各自睡自己的。

  婉娘先吹灭了灯,然后在黑暗中窸窸窣窣的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爬到了崔婉婉的床上。

  崔婉婉感觉到一具凉凉的身体钻进了被窝,然后她兴奋抱住婉娘,一只手抓住婉娘胸前的饱满揉了起来。

  「啊……娘娘……轻点……明天还要赶路呢……」婉娘小声的说到。

  崔婉婉另一只手划过婉娘光滑的后背,拍了拍婉娘的翘臀,中指伸到婉娘粉嫩的菊花处向里面轻轻按着。

  婉娘则伸手揉着自己的小穴,崔婉婉凉凉的手指插进自己菊花的感觉让她兴奋不已。

  「唔」崔婉婉堵上婉娘小声呻吟的嘴,香舌撬开牙关,挑逗着婉娘的舌头,婉娘口腔分泌的津液也被她一口口舔走。

  二人的津液从嘴角处流下来,无论是崔婉婉还是婉娘的俏脸上都有一道浅浅的水痕,二人的枕头也湿了一片。

  「唔……唔……」婉娘紧闭着眼,身体颤抖了几下,然后瘫软在床上。
  「你知道的……」崔婉婉更加兴奋起来,这时候外面的雨已经停了下来,皎洁的月光从窗户照进来,二人能清楚的看见对方。

  婉娘从被窝中伸出手来,手掌上粘粘的一片液体,在月光照耀下闪着银光。
  「啊呜…」婉娘伸出香舌,跟小猫喝水一样,吃着手掌上的淫水。

  崔婉婉看着这淫靡的一幕,呼吸粗重起来,脸上也泛着红晕。

  「婉…婉娘…」崔婉婉盯着婉娘,「我要你舔我下面…」

  「娘娘…我……」婉娘则想拒绝…

  「婉娘!」崔婉婉加重了语气。

  「……」婉娘沉默了起来,毕竟自己只是个奴婢,婉娘试图说服自己。
  婉娘默默的反转了下身子,现在她面前就是崔婉婉湿润的小穴。

  崔婉婉粗暴的用大腿夹住婉娘的脸蛋,婉娘则顺从的舔了起来。

  「额……嗯……」崔婉婉双手紧抓着婉娘的翘臀,把红红的脸蛋埋在婉娘的大腿之间,嗅着婉娘身上的香味。

  一波波的淫水从崔婉婉的蜜穴中涌出,婉娘默默的吞咽了下去,双手轻轻揉捏着崔婉婉的小屁股。

  「啊……婉娘……呃……」崔婉婉大腿夹紧了婉娘的脑袋,屁股耸动了几下,粘稠的淫水就从小穴中流了出来。

  婉娘张大了嘴,一口含住流水的小穴,卷动着舌头把淫水吞进肚子里。
         —————————————————

  二人身子上都出了细密的一层汗,但两人都没有心思去擦拭,崔婉婉打了个哈切,抱住婉娘就睡了起来。

  婉娘看了看这张自己从小看到大的脸,叹了口气,轻轻吻了下崔婉婉的额头,也闭上了眼睛。

  二人都没有注意到,在屋中间的桌子上,一只白貂在津津有味的看完这场激情后也人性化的打了个哈切,然后蜷缩在刚做好的小窝里睡了起来。

        ——————————————————

  弘德二十七年冬,淑妃崔氏产一男婴,时天降异像,紫气东来,并有龙吟之声,帝大悦,封燕王。

        ——————————————————

  「生了,生了!」一个宫女急匆匆的走向凉亭,亭子里坐着一个女子,正抱着一个婴儿挑逗着,旁边一个高挑的侍女面带笑容看着母子二人。

  「怎么,那貂生了什么?」婉娘上前一步,问起白貂的情况。

  「呼……那貂儿生了个母的,医官说新生的貂现在看不出来,但长了毛后全身上下都是紫色的,挺稀奇的。」

  「哦,紫貂吗。」崔婉婉抬起头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之后就继续低下头逗孩子。

  「她怎么还不腻啊……」婴儿无奈的想着,继续傻呵呵的乐着,逗自己母亲开心。

  「看来是回不去了,但这具身体的身份真是好啊。」婴儿暗暗想着,原来的高楼大厦是看不见了,但是以这个身体的身份,自己应该能看见不一样的风景啊。
  「娘娘,既然那白貂都有了孩子,那就让那个新生的小貂当燕王的玩伴吧。」
  「行啊。」崔婉婉一口答应下来,心里则想着刚才的封号,燕王,前几天整个崔家都为这个封号沸腾了,只因为当今圣上年轻时候,封的也是燕王。

  现在,只要这个男婴健康,也不用资质超群,中人之姿就可,只要身体健康,凭借崔家的权势,加上圣上对太子的不满,践极之事简直不要太简单。

  「娘娘,那白貂该怎么办呢。」婉娘屏退其余人,走近崔婉婉小声说着。
  崔婉婉沉默了一会,「它只不过是想找个靠山罢了,只要忠心,其他就随它吧。」

  「那其他的妖怪呢,总不能……」婉娘着急的说。

  「我崔家还镇不住他们吗?」崔婉婉不耐烦了。

  「要是他们有点异动,等我儿登基后……」婉娘连忙上去捂住崔婉婉的嘴。
  「娘娘,事情还没定,现在可不能乱说!」

  崔婉婉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恨恨的嘟囔几下,转头去看自己的儿子,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娘的心肝呦…」崔婉婉抱起婴儿,亲了好几口,抱在怀里轻轻摇晃着。
  「娘娘!」又一个宫女低着头走过来,对着婉娘小声说「燕王殿下的名字已经有了,是陛下亲自取的,叫轩明。」

  婉娘弯下身子对崔婉婉说了什么,崔婉婉俏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美艳的笑容让婉娘也一阵失神。

  「张轩明吗,真是个好名字呢,是不是啊,小轩明。」

  婉娘屏退了宫女,站在崔婉婉身后,也是一脸笑容的看着这对母子。

        ——————————————————

  「咳咳…」身着赤色常服的太子坐在椅子上咳嗽着,脸色扭曲的可怕。
  「太医,快点叫太医!」旁边的太子妃一边指使宫女一边轻轻拍打着太子的后背,脸上满是焦虑。

  「咳咳,不用了,咳咳…」太子又咳嗽了几声,止住了太子妃的行为,「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没事的。」

  「轩崇…」太子妃满脸都是忧虑。

  「没事,只是想到了我那个新生的弟弟。」太子一脸苍白,但气倒是顺了。
  「就是那个封燕王的?他可是淑妃的孩子,而且刚生出来就封王了啊。」
  「他还小,什么也不懂,路还长着呢,谁家孩子没个早夭的啊。崔家,呵呵……」太子脸上闪过狰狞的笑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