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魔王与冒险者】(07)【作者:忧伤克劳德】
【魔王与冒险者】(07)【作者:忧伤克劳德】
字数:8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7:三人的探戈

  兰德死亡2个月前

  皇国奈尔法,临冬城

  阿尔兰西娅王国的统治者——豚王安格和他所率领的5000士兵已经被奈尔法
  的大皇女——「鬼姬」阿西斯的大军围困在城内一周的时间了。目睹自己和部下们朝不保夕的命运,安格不由得陷入了对过去的回忆之中……

  安格原本只是魔王之国阿鲁法尼亚的一支豚人部落的酋长,在由魔族主导的阿鲁法尼亚境内备受歧视。一年前,阿鲁法尼亚境内突然爆发了一场由魔族的贵族们发起的针对魔王贾奈斯的大叛乱。在魔族内战期间,安格带领自己的族人出走,攻陷了阿鲁法尼亚的弱小邻国——阿尔兰西娅。女王阿特莱西娅和女将军阿瑞拉在豚人们的折磨下,先后选择了屈服。占领了阿尔兰西娅后,安格自封为王,并宣布从阿鲁法尼亚独立。忙于内战的魔族当时根本无暇顾及这「一小撮」豚人,等到一年之后内乱平定,安格已经掌控了整个王国,再加上和攻陷了纳尔兰娅王国的兽人格鲁什的盟约,豚王国隐隐有了可以与魔王军分庭抗礼的实力。

  在安格的铁腕统治之下,阿尔兰西娅境内的大多数人类都被贬为奴隶,而女性的地位则更加凄惨:不仅随时随地都有被豚人们侵犯的风险,还被烙上烙印成为「女币」——一种可以在豚王国与兽人国之间流通的货币。如此惨无人道的暴政激起了人们一轮又一轮的反抗,但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他们全都失败了……
  一个月前,刚刚平定叛乱的阿鲁法尼亚的统治者——魔王贾奈斯写了一封信给安格,请求和他结盟,共同对抗南方的人类国家——奈尔法。信中贾奈斯允诺了大批的好处:奴隶、财富、土地……豚人们从人类手中抢占的一切资源都由豚人们自行处置;而安格的义务则十分简单,只要在魔王军与阿西斯的军队正面交战时,出兵占领临冬城这座奈尔法北方最大的边境城市,切断他们的补给线就好。
  这原本是一项看似十分简单的任务,而回报则远远超出安格的想象,他没有多加考虑就答应了。起初一切进展顺利,由于人类的主力遭到魔王军的牵制,豚人们根本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势如破竹地占领了临冬城。但接着,局势就脱离了安格的掌控:豚人们进入临冬城后才发现,这是一座空城。不仅如此,奈尔法的大皇女阿西斯早就实行了焦土战术,城内根本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补给品。更糟糕的是,在豚人们进入临冬城后不久,人类的大军(伏兵)突然从四面八方涌出,将整座城市如铁桶一般团团包围……

  距离踏入这座城市(陷阱)已经过去七天了,每天豚人们都进行了数不清次数的突围尝试,结果均以失败告终。缺乏食物的他们甚至将自己的坐骑全数杀死来用以充饥。然而看不见突围的希望和迟迟得不到魔王军的支援使得他们的士气越发低落。看着部下们行将崩溃的样子,安格心中的忧虑越来越深:不是他们能否突围,因为这已经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了;而是魔王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欺骗了自己。

  魔族是一群狡诈的生物,他们喜欢玩弄文字游戏,用欺诈的方式取得利益,看来这一次也不例外。想到这里,安格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什么开疆拓土,称霸一方,到头来还是被魔族们玩弄于股掌之间,葬身在异国他乡。

  就在这时,人类吹响了进攻的号角。安格登上城墙,望向人类的方阵,发现了一面之前从未见过的旗帜。直觉告诉他,那是奈尔法的最高指挥官——阿西斯的旗帜,看来她和魔王军之间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她出现在这里就意味着魔王军被击退了,或者是魔王军主动抛弃了他。不管是那种结果,安格都知道,自己彻底失败了。

  奈尔法的士兵们很快就攻上了城墙,缺乏补给、士气低迷的豚人士兵们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防御。为了鼓舞士气,安格不得不扛起了一把硕大的斧枪,身先士卒地冲进了战场。他大吼一声:「本大爷就是安格!」然后劈死了几名人类士兵。这声大吼的确短暂地鼓舞了豚人们的士气,但也引来了人类士兵们的注意力。
  一轮箭雨袭来,安格身边的豚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而安格也被包围了起来。
  就在这时,人类士兵们忽然纷纷让出一条道路,一名有着樱红色长发,身披黑色斗篷的女将军出现在安格的视野之中:「我是奈尔法的大皇女阿西斯。安格阁下,你已经无路可逃了。放下武器投降,我可以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向一个女人投降?不可能!」安格想都没想便拒绝了阿西斯的劝降,不仅如此,还将斧枪指向她,打算负隅顽抗:「本大爷打下了阿尔兰西娅,操了数不清的女人,这辈子早就够本了。你们这些软弱的人类,只懂玩弄阴谋,有种就和老子单挑!」

  「激将法吗?」阿西斯闭上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突然拔剑出鞘:「很遗憾,你成功了!」说完就向安格冲了上去。

  安格没想到阿西斯说打就打,只得慌乱地劈出一斧。阿西斯一个后撤步躲开了安格的攻击,然后趁势跳上了斧枪的背面,并沿着长柄一路前进,直到踩在安格的身上。安格剧烈地摇晃自己的肩膀,试图将阿西斯甩下来,结果皇女突然腾空跃起,脱离了安格的视野范围。安格抬起头向阿西斯跳起的方向看去,却发现耀眼的阳光笔直地刺入了自己的眼睛!

  「不好——」安格顿时明白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强烈的阳光一瞬间便夺走了他的视力,而他只能本能地抬起左手,试图遮挡光线。就在这时,阿西斯从太阳中出现,向下挥出的一剑快速、准确并且致命地切中了安格的后颈。
  「豚王国还能再战十年……」话音未落,安格的头颅便滚到了地上。目睹了安格的死亡,豚人们再也没有战意,纷纷缴械投降……

  几分钟后,就在阿西斯擦拭剑脊上的血迹时,她的副官媞米娜走到她身边,用有些严厉的语气对她说道:「殿下,您刚才太冲动了。我们已经彻底控制住了局面,您完全没有必要答应他的决斗。要是您出了什么意外——」

  阿西斯摆了摆手,打断了她的发言:「豚王安格罪大恶极,惹得百姓怨声载道。我实在是忍不住想要替那些可怜的女子报仇。」见副官仍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阿西斯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谢谢你为我担心,好啦,下次我会注意的。
  现在,我们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消失的魔王军身上。「说完,阿西斯又恢复了」鬼姬「的沉着冷静形象。

  「这一次,魔王军的反应很奇怪。他们进军的速度比以往要慢上许多,与我们交战时也常常一击即退。这次突然的撤军又显得很干脆,就好像完全不想和我们交战一样。而且,那支神秘的军团也没有出现。」媞米娜说出了心中的困惑。
  「起先,我以为魔王军打算出奇兵截断我们的后路,就好像上个月那样。所以我在临冬城设下陷阱。没想到,虽然的确钓上一条大鱼,却与最初的设想南辕北辙。」忽然,阿西斯仿佛大彻大悟:「魔王是故意让我们歼灭安格,好坐收渔翁之利。」

  「殿下的意思是——」

  「阿尔兰西娅!魔王军的目标是阿尔兰西娅!我们都被耍了!」阿西斯生气地跺了跺脚……

  一个月后,一条消息从北方传来:魔王贾奈斯亲征豚王国,兵临阿尔兰西娅的首都,豚王妃阿特莱西娅被迫开城投降。

  亲手斩杀安格的阿西斯当然知道:如果不是自己斩杀了安格,魔王军面对的将不是群龙无首的豚人。贾奈斯绝不可能在一个月之内攻陷豚王国,但眼下阿尔兰西娅的沦陷已经成为了无可改变的事实……

             兰德死亡25小时后

  垃圾镇,基利安旅店

  「主人大人,这一次是夜袭哟!」捧着枕头的小玉元气满满地将夏洛特的房门一脚踢开,却发现自己的主人迟迟没有出声:既没有发出可爱的尖叫声,也没有做出气鼓鼓的斥责。她定睛一看,却发现塞西莉亚正趴在夏洛特的身上,而且两个人都是赤身裸体的状态。

  「主人,这~ 是~ 怎~ 么~ 回~ 事!」小玉一下子就黑化了。
  「那个……」夏洛特急中生智,说出了一个借口:「只是嘴巴而已,不会让学姐怀孕的!」

  「这,这样啊……」小玉沉默了一会,然后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真不愧是我的主人呢……」

  见小玉似乎是被自己暂时糊弄过去了,夏洛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居然找这种借口,真是无耻呢!」然而她的后半句话,立刻让夏洛特如坠冰窟。

  「不是的,你听我解释——」夏洛特慌了,他试图起身解释,却被塞西莉亚牢牢地按住。

  「区区一只使魔,居然敢对自己的主人这么无礼。」塞西莉亚主动发起了攻击。

  「哦,区区一只被甩掉的败犬,居然恬不知耻地跑回我们家夏洛特身边。」
  小玉也不甘示弱。

  「你们不要再吵啦,吵架是不对的!」夏洛特试图阻止两人的争吵。

  「闭嘴!你这个水性杨花(朝秦暮楚)的女人!」两位美少女此时突然意见统一了。

  「哎?」发现两人突然一起针对自己,夏洛特顿时失意体前屈。

  「主人(学妹)这种梨花带雨(永世不得翻身)受,请给我乖♀乖♀躺♀好,这里没有你说话的资格!」女孩们继续补刀,然后相视一笑:「也不是不可以和败犬(宠物)分享主人(学妹)啦!反正夏洛特是逃不出我的掌心的。」在这一瞬间,她们在心中达成了某种共识。

  乖乖躺进被窝的夏洛特发现两女突然停止了争吵,然后一起朝自己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顿时冷汗直流:「你们,你们不要过来啊!」

  「可是,我已经过来了呢!」塞西莉亚一把捉住夏洛特,将他拉了出来:「我可是说过了,今晚在我满足之前,是不会让你睡觉的哦。」

  忽然,小玉扑到塞西莉亚的背上,将她压在自己和夏洛特之间。她伸出双手环抱住塞西莉亚的纤腰,然后缓缓上移捉住塞西莉亚胸前的那对大白兔,熟练地揉搓起来。

  「呀——你在干什么呀,小玉!」猝不及防的塞西莉亚的声音有些发颤。
  「当然是干你啦!」小玉凑到塞西莉亚的耳畔,轻轻吹了一口气,然后贴着她的耳朵说道:「其实你今晚是想向主人撒娇吧,坦率一点地说出来吧!」
  胸前感受着夏洛特火热的身躯,背后感觉到小玉的两团丰盈正顶着自己,塞西莉亚的脸色有些发红。她深吸一口气,终于鼓起勇气看向夏洛特的眼睛,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其实,上一次进入魔性森林的时候,我并非是全身而退的……虽然没有像我的部下们一样落入那伙佣兵的魔掌,但我还是没能逃过那些魔物……不仅仅是前面……就连,就连夏洛特都没有使用过的后面也……」说到最后,她下意识地把自己的头埋进夏洛特的胸口,声音也越来越细:「噫——」突然,学姐发出了有些痛苦,却又似乎有些「喜悦」的呻吟。

  「是这里吗?」小玉一边带着坏心眼的笑意在塞西莉亚的耳畔低语,一边将自己的右手食指抵在了她的后庭入口,轻轻地按揉着。

  「不,不要——」塞西莉亚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

  「对付不诚实的孩子——」小玉故意顿了一顿,然后将自己的食指一下子伸了进去:「就应该好好惩罚呢!」

  「呀——」塞西莉亚又发出了一声「悲鸣」。

  「吸得很紧呢。」小玉不依不饶地伸进了第二根手指:「明明你也很期待呢!」
  「才,才没有呢!」塞西莉亚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快,快点拔出来啊!」
  「你~ 确~ 定~ 吗?」小玉故意慢慢地将手指抽回来,就好像在故意折磨她
一样。就在她以为小玉要把手指彻底拔出来的时候,小玉突然又用力地把两根手指迅速地插了回去!

  「啊——」塞西莉亚一边发出高亢的呻吟,一边条件反射地将自己的脖颈高高地扬起,然后无力地趴在夏洛特的胸口,两条玉腿微微抽搐着。

  「哎?才两下就去了?」看着塞西莉亚身下流淌出的清泉,小玉用左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吃吃地笑了两声:「待会要是让主人插进来会怎么样呢?」

  「不,不要——」刚刚泄身的学姐有气无力地抬起头,用哀求的眼神看向夏洛特。

  「那个,小玉你刚才对学姐下咒了吧?」夏洛特用一个略带责备的眼神看向小玉:「不然,学姐她不会这么不堪——」

  「哼~ 人家才不是要为某个诱受报仇呢!身为病娇系角色,我只是在打击竞争对手而已。」小玉气鼓鼓地把头偏向了一旁:「还有,听到属于自己的学姐被别人玩弄了,主人一定很吃醋吧!请把主人的肉棒插进这里,让她变成离开你就活不下去的女人吧!」

  「喂喂喂,怎么说得好像我是个邪恶的调教师似的?而且,后面什么的,学姐应该不喜欢吧。」夏洛特弱弱地表示抗议。

  「你还从来没有使用过这里吧!你的学姐不喜欢,是因为之前进入这里的人不是你!现在你应该做的事情就是让你的学姐记住被你占有时的滋味,这样就能把那些不愉快的记忆全部忘掉啦!」小玉继续怂恿夏洛特对塞西莉亚出手。
  「不可能的,夏洛特的太大了,不可能进来的,唔——」稍微恢复了一点体力的塞西莉亚听见小玉的发言,顿时紧张了起来。她刚要反驳,却被小玉直接用一个吻堵住了发言。

  目睹两位美女在床上亲密的互动,夏洛特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口水。他缓缓从学姐身下起身,绕到她的背后,双手郑重地抚上她的臀部,并将自己依旧硬邦邦的肉棒抵住中间的入口:「学姐,我要进来了哦。」

  塞西莉亚听见他的发言,感受到某个滚烫的物体,立刻开始激烈地挣扎,试图逃开两人的魔掌:「那么大……不可能的……我会死掉的……」

  可是,早有准备的小玉一只手牢牢地抱住她的上身,另一只手再度攀上她的胸部,轻轻地一揉,便抽走了她的全部力气。

  「学姐,我要让你的身体记住我,只能记住我!」随着肉棒缓慢而又坚定地侵入,夏洛特感受到一种奇特的快感。

  「放轻松,不然你会受伤的。」小玉一边舔舐着塞西莉亚的耳垂,一边在她的耳畔出言提醒。

  只是,塞西莉亚似乎已经快要昏厥了……夏洛特的肉棒突破肌肉的封锁,渐渐向体内挤压进来时,那种触感比刚才小玉的手指要强烈几百倍。即使之前已经用自己的唾液湿润过,她还是感觉到自己的肠道内部有种火辣辣的疼痛。这种感
  觉甚至比当初在学园的体育器材室里面与夏洛特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时的痛感还要
  强烈,就好像身体要被撕开一样可怕。她本能地想要逃跑,却被小玉紧紧地抱在怀里,不得不保持着跪趴在小玉身上的姿势,任由夏洛特从身后予取予求。
  夏洛特缓缓地用力,将自己的肉棒一点点地挤进学姐的身体。看着那朵精巧的花蕊被逐渐撑开,褶皱被一点点抚平,感受到肉棒从四面八方被紧紧地包裹着、按摩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顿时涌了上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忍住那种想要直接发泄出来的快感,继续缓缓推进。

  「唔……啊啊——」随着夏洛特的稳步推进,塞西莉亚发出了如同啜泣一般的呻吟。

  就在这时,夏洛特的小腹第一次撞上了学姐的臀部。他再次深吸一口气,强忍住学姐体内的灼热带来的刺激,缓缓地抽出自己的肉棒。而学姐的肠道也配合着做出排出异物的蠕动。接着,夏洛特再度缓缓地探入自己的肉棒,却发现像刚才一样难以前行。

  「乖,放轻松一点,再放轻松一点。要是明天早上发现你受伤了,我们家夏洛特肯定会心疼得不得了的。」小玉继续在塞西莉亚的耳边循循善诱。

  「夏洛特,我讨厌你……你一定是疯了……我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你,啊——」然而,随着小玉放开学姐的嘴唇,塞西莉亚立刻试图用语言找回自己身为学姐的威严。

  「呐,塞西莉亚,一个人承担起对抗整个帝国、拯救弥赛拉的责任,一定很辛苦吧。」小玉的话语让塞西莉亚一下子愣住了:「其实,其实你也很希望主人来关心你,帮助你分担吧!今晚好好放松一下,把一切都交给主人吧!」

  伴随着小玉的诱导,夏洛特明显感觉到学姐的身体放松了下来,那种插入时的排斥感减弱了不少,于是他下意识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我说的没错吧,是不是放松以后就觉得舒服了?」小玉再次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才,才没有……好痛的……」学姐红着脸把头埋进小玉的怀里。

  夏洛特闻言,立刻停下了动作:「对不起,我会温柔一点的。」

  「不要……不许停……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然而,夏洛特的犹豫只换来学姐的一声怒吼和小玉的一个怜悯的眼神,就好像在吐槽夏洛特不懂人心一样。
  于是,夏洛特只得恢复刚才的攻势,而学姐的身躯也随之诱人地抖动着。伴随着夏洛特对自己的占有,一股安心的感觉将她缓缓包围。这种感觉和愈发强烈的快感交织在一起,使她卸下了心中最后的一丝抗拒,主动地迎合夏洛特的冲击,然后痉挛着、呻吟着攀上了不由花径带来的高潮。而夏洛特也在此时停止了忍耐,在学姐的体内开始了喷射。也许是这种新奇的玩法过于刺激,夏洛特有种好像要把自己的存货全部射出的错觉,甚至最后脑袋还有一些发晕……

  轻轻抚摸着在自己怀中沉沉睡去的塞西莉亚的后背,小玉抬头看向夏洛特:「主人,和『前女友』在我面前重温旧梦的感觉很棒吧?」

  夏洛特下意识地想要点头,却发现小玉似乎面色不善,他刚要开口,却被小玉打断了。

  「嘛,塞西莉亚毕竟是主人的旧情人呢。从时间上来看,比我和那只偷腥猫都要早。反正我只是一只无能的辅助使魔,在主人的心里肯定比不上这位对主人有救命之恩的学姐,就算什么时候把我给抛下也不奇怪呢,哭哭~ 」说着说着,小玉捂住自己的眼睛,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然而,夏洛特早就看穿了一切!但他并没有戳穿小玉的演技:「好啦,别闹啦!我不是说过吗?离开家族以后,我的身边就只有你了。除非你嫌弃我这个差劲的主人,否则,我是不会切断和你的契约的。」

  「真的吗?MIKO~ 」小玉放开捂住脸的双手,露出那对扑闪扑闪的眼睛,完全没有哭过的痕迹。

  「当然是真的。」

  「真的是真的吗?MIKO~ 」

  「真的是真的。」夏洛特的声音里面似乎有些不耐。

  「真的真的是真的……唔——」小玉还想追问,立刻就被夏洛特用嘴巴给堵上了。

  然而,主动攻击的夏洛特很快就发现,自己是在玩火自焚。小玉的舌头很快就侵入了他的口腔,掌握了主动权。她轻巧地将塞西莉亚放置好后,一个翻身就把他牢牢地压在身下。在小玉的攻势下,很快夏洛特就再次意识模糊了。

  良久,唇分。朦胧中,夏洛特仿佛听到小玉的声音:「区区诱受夏洛特,居然敢偷袭本狐狸。」

  「唔啊……」被戳到痛处的夏洛特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可恶,这一次我一定要一雪上周的耻辱!」

  「啊咧,我上周做过什么赢过主人的事情吗?」小玉一脸OvO地歪了歪头。
  「不要装傻了,怎么可以说忘就忘呢!」夏洛特双手搭在小玉的肩膀上,面色通红地说道:「那是我们返回圣都之前的那天晚上,被你推倒的时候……当时你对还沉浸在幸福的快感中我说的一句话,让我……让我心如刀割……」说着说着,夏洛特的头和他的声音便低了下去。

  「哎,我说了什么吗?」

  「『明明那么主动地扑上来,结果只要我MIKO一下,马上就会在我的怀里发出可爱的悲鸣呢。』唔,不要让我说出来啊!」夏洛特害羞地用手捂住脸。
  「说了吗……」小玉一手捂住嘴巴,视线挪向一旁,陷入了思考:「的确,有这种可能……忍不住就欺负夏洛特了呢……可是,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那,那只是因为小玉太,太强势了……」夏洛特涨红着脸,然后发起了挑战:「今,今晚肯定会不一样!」

  「你不会是因为我帮你推倒了学姐,就产生了迷之自信吧。」

  「才,才不是!还有,你那同情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嘛!」气鼓鼓的夏洛特一把把小玉按倒在床上:「今晚,就算你求饶,我也不会如你所愿的!」他一边说,一边想象着小玉向自己求饶的模样。

  然而,回应夏洛特的,只有小玉的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慢点……慢一点啦,小玉!」几分钟后,夏洛特泪眼汪汪地瘫在床上,被小玉牢牢地按在身下。

  「真是的,未免也太容易了吧!」小玉看着在自己身下不住求饶的夏洛特,不禁这样想到:「果然是傲娇受呢。」

  「主动挑衅是我不对啦,求求你……请温柔一点啦……」

  「一开始,我也想要温柔一点啦!可是看见这么可爱的表情,实在是忍不住嘛,MIKO~ 」话虽如此,小玉暂时停下了自己上下摆动的腰,也让夏洛特终于能松一口气了。

  「虽然很难受,可是这种感觉又很幸福……小玉,我喜欢你……」

  「真是的,突然用这么可爱的表情,说出这么犯规的台词……我的野性之心要压抑不住啦,MIKO~ 」小玉听到夏洛特突然的告白后,不由得脸色一红:「光源氏计划,大成功!太太,请把你们家夏洛特交给我吧!」说着,小玉重新开始并加快了欺负夏洛特的速度,很快就把他送上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等夏洛特醒来后,他拿起枕头向小玉身上轻轻地砸了一下:「好过分,我明明都已经求饶了……」

  不知何时已经先一步醒来的塞西莉亚从夏洛特身后抱住了他:「其实,如果是面对夏洛特的话,我们谁都会克制不住吧。」

  「嘛,主人刚才的告白让我很满意呢,MIKO~ 」说着,小玉在夏洛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明明是我先的!」塞西莉亚不甘示弱地在另一边也亲了一口。

  「嗡——」的一声,夏洛特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只得拿起被子遮住自己的脸。

  「感觉就像是回到学园时代一样呢,真令人安心。」塞西莉亚钻进了夏洛特的被窝。

  「好开心,MIKO大胜利!」小玉也从另一边钻了进去。

  一夜旖旎……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